?????袁希岚记得清楚,当年她在与祝山对决的时候,因为急于战胜对手而提前揭开封印,不料让‘源风’与‘源雷’两大本源物质齐齐暴动开来,一时间失去了战力,而就在这个时候,妖天出现,对方在与祝山的攻伐之中,便是施展出了‘火球攻击’!

????妖天所施展的‘火球’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攻击,那火球乃是‘源火’所化,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体内暴动的‘源雷’与‘源风’两大本源物质被强大的源火压制下来,这才让她随后能够快速恢复,并因此而获得极大裨益。

????如今,洪羽施展出来的同样是‘火球’,而且,袁希岚能够确定对方的火球也是源火所化!这就让她的心境一下纷乱开来,世界上的本源物质本就不多,而且,每个人所获得的本源物质都有各自的形态,这样一来,两个人能施展出同等形态的本源物质的几率极低!

????难道说……

????一想到那个可能,袁希岚的脑海便是一阵晕眩,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妖天那般高大威猛英雄盖世,洪羽那般弱不禁风,这两人根本没有可比性的!而且——

????洪羽施展出的火球比妖天那个要大得多!即便源火能够随着时间的积累而成长,但也绝对不会成长得如此之快!这应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源火才对!!!

????想到这里,袁希岚那颗沉到谷底的心这才缓缓恢复过来,而且,由于她找到了两者的‘不同之处’,而使其一下兴奋不已,甚至,她的脸庞都因此而变得微微红润起来。

????白骨牢笼内,袁成道本来和女儿在说话,却是突然见对方失神开去,随后就见她这个宝贝女儿脸色红润,一副喜形于色的样子,对于袁希岚这等表情,袁成道在先前已经不止看过一次了,那就是对方在想到那位‘妖天’的心上人之时便会如此。

????念头及此,他不由苦笑一声,暗道,这丫头还真是心大,生死危机之间也能想到她的情郎,还笑得这般畅快,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希岚,又想你那个‘妖天大哥’了?”袁成道也是个心胸豁达之人,尽管身处险境,此时还禁不住打趣了女儿一句。

????袁希岚被对方如此一言说的顿时脸颊绯红,虽说她此时的状况不仅仅是想到妖天造成的,但她先前毕竟满脑子妖天的身影,于是羞赧道:“我,我哪有,父亲,你在说什么呢,如今我们生死难料,你怎么还有闲心想这些?”

????父女俩说话之间,洪羽的形势越来越是危急,他已经让无天上人逼迫得手段尽出,深渊领域、乾坤磨盘、源火、美女蛇、八眼蜘蛛、天妖漩涡霸术、流烟步霸术,乃至……万噬蚁、巨狼妖宠、以及残破藤甲等这些最后都施展了出来。

????然而,洪羽却是不知,在其随后施展出万噬蚁、巨狼妖宠、以及残破藤甲进行防护与对敌的时候,白骨牢笼之前的袁希岚脸色顿时大变,刚刚升起的一抹欣喜顿时被浓浓的震惊所代替!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洪羽他怎么会有那种蚂蚁妖宠!还有那巨狼妖宠以及残破藤甲!不可能,不可能的!

????当日里,‘妖天’在与祝山对敌的时候,除了施展出‘源火火球’攻击之外,便是施展过万噬蚁攻击,当时的祝山可是被那有着金色纹路的大蚂蚁攻击得狼狈之极,袁希岚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且,那巨狼妖宠以及残破藤甲都是祝山手中之物,袁希岚记得清楚,那藤甲便是妖天施展源火焚烧之下才让其残破的,另外,那巨狼妖宠更是与她对战过的,袁希岚熟悉得很,绝对不会记错。

????如果说源火火球变得如此巨大可能不是妖天之物,那蚂蚁妖宠、残破藤甲、巨狼妖宠又该如何解释?难道,难道……

????这个时候,在袁希岚的脑海当中,魁梧大汉‘妖天’正与眼前的洪羽进行着重合。

????不!两个人外形相差如此之大,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的,不可能!

????难道说……洪羽击杀了‘妖天’将他的源火、异宝、以及妖宠都抢夺了过来?可那源火与妖宠想要二次认主艰难之极,洪羽怎么可能照单全收,将这些全都变成了他的东西?

????等等!那妖天他当年对我……袁希岚的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数年前妖天与其交流的一幕幕——

????“多谢这位大哥仗义出手,救下小妹的性命!”

????虬髯大汉挥了挥手,“我与祝山有仇在先,并不是为了救你。”说罢,大汉便不再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将两头巨狼、金刚拳套、以及残破的藤甲等战利品都收了起来。

????见对方如此冷淡,袁希岚微微诧异,她连忙道:“不知这位大哥尊姓大名?所住何处?救命之恩犹如再造,小妹袁希岚他日定当登门重谢!”

????“都说了,我出手不是为了救你,至于名姓住处什么的就免了!”说话间,大汉转身就走。

????袁希岚快步上前,伸开双臂挡住对方去路,“我袁希岚恩怨分明,有恩必答有仇必报,如果连救命恩人的姓名都不知道,我会愧疚终生的。”

????虬髯大汉微微皱眉,随后只得道:“我名妖天。”

????言罢,他绕过袁希岚便走。

????“妖天大哥,我记下了,那住址……”

????她还想询问,那大汉却是闭口不答,径直而去。

????袁希岚抿了抿红唇,再次开口,“妖天大哥,不知你我他日还能否见面?”

????“不会了!”虬髯大汉的声音远远传来,随后飞速而去,其身形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

????记忆的画面仍旧在脑海中闪现,可袁希岚的眸子却越发呆滞起来,因为,随着画面回放,她越来越是发现,那位‘妖天’的举动,似乎与洪羽越发重合起来!

????起先,妖天对她极为冷淡的举动,并没有让袁希岚多想什么,她以为对方便是这种冷傲的性格,然而,随着她看到洪羽拥有源火火球、蚂蚁妖宠、残破藤甲、巨狼妖宠等这些东西,袁希岚再回想妖天的举动之时便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世界上几乎没有两个性格完全一样的人,即便是双生兄弟也不行!洪羽平素里见到她,便是这幅冷淡模样,无论其言行还是举止,几乎都与那位妖天一模一样!再加上源火等这些‘物证’……袁希岚的脑海一下子变得有些空白起来。

????“希岚!你怎么了?希岚?希岚?”

????耳边依稀响起袁成道诧异的呼唤声音,然而,袁希岚却仿若未闻,在那么一刹那,两行清泪不由自主从其清冷的眸子中滑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