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林冥将的目光,盯在许大愚的身上,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下一瞬,他伸出手臂,隔空抓去。

????五指中逸散出去的妖冥气,化为五根气锁,将许大愚的身体缠绕,强行拖到身前,悬浮在离地一米高的位置。

????“放开他。”林刻冷吼一声。

????“嗡!”

????林刻念诵《清心咒》,身上绽放出金色佛光,凝结成佛钟。

????可是,平林冥将释放出来的妖冥气太强大,“嘭”的一声,将佛光金钟挤压得碎裂。

????“啪啪。”

????林刻的体内,响起清晰的骨碎声,脸色变得惨败如死。

????“林刻哥哥。”

????“该死,谦爷我跟你不死不休。”

????封小芊、谢紫涵、罗谦等人,皆是释放出元气,激发出炼体烙印,奋力与妖冥气对抗,想要挣脱出去。

????平林冥将没有理会他们,注意力集中在许大愚的身上,伸出一根锋锐的指甲,从他胸膛的位置划过,割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鲜血,沾在了指甲上。

10~20微信红包扫雷群????平林冥将将指甲,放入嘴里舔了舔,顿时,双眼深深的一眯,道:“果然是叛徒的血脉,虽然使用秘法,刻意掩盖了妖冥一族的气息,可是,血液深处的气息却掩盖不住,你就是当年那个孽种,原来,你们逃到了禁地里面。”

????忽的,平林冥将想到了什么,释放出元神探查四方,随即松了一口气,道:“瞎子呢?瞎子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人类,不是妖冥。”许大愚咬紧牙齿,怒然的道。

????被平林冥将称为妖冥,许大愚觉得是巨大的侮辱。

????平林冥将冷笑一声:“看来瞎子没有告诉你,你的真实分身,既然如此,我来告诉你……嗯?”

????平林冥将的目光,盯向许大愚身后的方向。

????只见,两道人影竟是挣脱妖冥气压制,冲天飞去,向他攻击过来。

????是一男一女。

????那个女子身穿绯红的衣裙,手抱琵琶,飞在半空,玉葱一般的手指在琵琶上一弹,一根琵琶弦飞了出去,发出“唰唰”的声音。

????弦如剑光,蜿蜒而又锋利。

????那个男子披头散发,持着一柄木剑,拖出一道雷电光梭,从许大愚的身后显现出来,一剑直劈而下,嘴里还大喊:“休要伤我兄弟。”

????正是罗谦和红尘。

????平林冥将和许大愚的对话,被妖冥气笼罩,他们没有听见。可是,却看见平林冥将使用手指,划破许大愚的胸口。

????“哗!”

????罗谦的修为,以达到真虚境第三层,凭他在武道上的造诣,含怒劈出的这一剑,就算是真实境的武道强者,都未必接得住。

????可是,平林冥将却站在原地不动,任凭木剑斩下。

????他身体表面的妖冥气,自动凝成一层护体之光,将木剑的杀威,化解于无形。

????“嘭。”

????琵琶弦抽击在他的脖子上,也只是发出一道金属撞击一般的巨响,伤不到他一分一毫。

????罗谦和红尘皆是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大地神仙的实力,竟然变态到了如此地步。

????“有点意思,凭你们的修为,居然可以挣脱本将的妖冥气压制,本事倒是不小。可是,你们在挣脱压制之后,应该立即逃命才对。出手攻击本将,太不自量力。”

????平林冥将的身上,释放出一道妖冥气光波,将罗谦和红尘皆是震得飞了出去,受了严重的内伤,再次已被妖冥气禁锢。

????若不是天麓少帝要抓活的,凭他的修为,罗谦和红尘顷刻间就会毙命,而不是受伤那么简单。

????平林冥将正打算,带着他们去见天麓少帝,可是,忽然之间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心发凉,汗毛倒立。

????因为他感知到,身后出现到了一道身影,是人类的气息。

????平林冥将的手指,悄悄的捏成剑诀,转过身去。

????对面,距离四色光环不远的地方,一位衣衫褴褛的沧桑男子,身形笔直的站在那里,满脸都是胡须,目光浑浊,却又蕴含无边的萧索和惆怅情绪。

????看到他,就像看到满是枯草黄叶的秋天,枯藤老树的傍晚,夕阳西下的荒岛。

????他的身前,插着一柄石质的巨剑,剑体粗糙,没有剑锋,仿佛就是石头打磨而成。

????虽然眼前这个男子,给他一种落魄而又死气沉沉的感觉,可是,做为剑道高手,平林冥将却嗅到极度可怕的危险气息,将元神和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他的身上。

????与沧桑男子对峙,是一种煎熬,平林冥将终是做出决定,先下手为强。

????“铮!铮!铮!铮!”

????四道剑芒声响起,平林冥将背上的四柄古剑离鞘飞出,散发出四道绚烂夺目的剑芒,如同四条游龙一般快速缠绕飞行,击向沧桑男子。

????可是,令人震惊的事发生。

????四柄古剑距离沧桑男子,还有三丈的距离,便是定格了在半空,静止不动。

????“剑,不是这么用的。”

????沧桑男子的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四柄古剑脱离平林冥将的控制,围绕沧桑男子飞行。

????平林冥将心中惊恐到了极点,想也不想,立即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逃遁。

????太可怕了!

????使用意念,就能夺走他的四柄剑,控制四剑的剑魂。

????如此修为,是达到了何等地步?

????沧桑男子手指轻轻一挥,四柄古剑飞了出去,击穿已是逃到十多里外的平林冥将的身体,留下四个血窟窿。

????“唰唰。”

????四柄古剑来回穿梭,将平林冥将穿透了十多次,身体变成筛子,才停下来,插在他血淋淋尸身的四个方位。

????平林冥将一死,禁锢林刻等人的妖冥气,自动散去。

????他们都以目瞪口呆的神情,盯向那个沧桑男子,震惊得无法言喻。

????杀一位大地神仙级别的妖冥强者,如屠猪狗一般随意,太强大,即便他们个个天赋异禀,也都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

????封小芊搀扶住受了重伤的林刻,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林刻哥哥,你看他……像不像青铜断塔中的那个……那个忘死剑。”

????林刻轻轻点了点。

????虽然沧桑男子的身形,不再枯瘦如柴,可是,身上的衣服,身旁的剑,无处不在证明他就是那个被困在青铜断塔之中二十年的剑修。

????他没有死,又活了过来。

????沧桑男子的目光,落在了林刻身上,道:“在塔中,为何要救我?”

????“当时,他果然没有死透,居然知道是我给他的两枚元晶。”林刻心中暗道。

????因为不清楚沧桑男子的心性,所以,林刻不敢乱说话,小心翼翼的道:“一个人,在阿拉冥山界域,待了二十年,与一群无头死尸相伴,还能坚强的活着。坚持了二十年,不应该就这么死去。”

????沧桑男子的眼中,浮现出一道冷芒。

????“唰——”

????眨眼间,他已出现到林刻的身前,数十柄剑影自动凝聚出来,剑尖皆是指向林刻,眼神冰寒的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封小芊连忙挡到林刻身前,道:“林刻哥哥是心地善良,才好心救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们圣门的武者救人,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图你什么。”

????“你姓林?你是不是来自白劫星?”沧桑男子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几分,带着一股浓浓的期盼之色。

????数十柄剑影,没有散去,依旧悬在前方。

????林刻听出沧桑男子话语中的情绪波动,慎重的道:“晚辈林刻,来自白劫星火蛟城。前辈也是白劫星的武者?”

????根据沧桑男子在塔中石壁上刻的字,林刻能够判断出,他应该是二十年前,进入阿拉冥山界域的武者之一。

????二十年前,各大势力对阿拉冥山界域的了解都少之又少,只是派遣了极少数武者进去探查。而且,这些武者,绝大多数都是白劫星的本土武者。

????正是如此,林刻才有这样的猜测。

????“白劫星……白劫星……火蛟城……林……家……”

????沧桑男子整个人都在颤抖。

????二十年太久,他的记忆,已变得模糊,可是,对火蛟城,对她,却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前十年,身残志消,几欲求死。

????乃是因为脑海中,一直还能记起她的容貌,所以,才苟延残喘,在生死之间挣扎着活了下来。

????后十年,立志复仇,修忘死剑。

????这十年,除了剑和复仇,也就只剩下她,希望变得强大之后,还有再与她相见的机会。正是这股希望,让他一直活到了现在。

????悬在半空的剑影,全部消失。

????沧桑男子的神情,变得更加萧索,问道:“既然你是火蛟城的武者,你应该认识火蛟城最杰出的天之骄女林惜折吧?她还好吗?”

????林刻的神情一怔,以为自己听错,连忙问道:“前辈说的是哪一个折?”

????“天后诗句之中,花开堪折直须折的折。”沧桑男子道。

????林刻道:“这是……这是我亡母的名字,前辈居然认识我母亲?”

????火蛟城、林惜折、二十年前,这一道道信息汇聚在一起,不可能出现重名的问题。沧桑男子所说的那个天之娇女,必定是他母亲无疑。

????“你说什么,她是你母亲?不对,亡母……她……她已经死了?”

????沧桑男子瞪大一双眼睛,身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元气,使得方圆百里的大地都飞沙走石,气云翻滚,惊天动地的力量在天地间震荡。

????罗谦的修为不可谓不强,可是此刻,却被吓得腿肚子抽动,觉得这片天地将要毁灭,自己渺小得犹如地上的蚂蚁,根本无法抵抗。

????下一刻,所有天象都消失,沧桑男子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跪倒在地,眼中露出浓烈的杀意,紧抿着嘴唇道:“是不是萧南庭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