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睿带着这么一笔宝物满载而归。跟着他冒险的手下分到手的宝物至少够他们这辈子过着大富大贵的日子了,每个人都笑得合不了口。至于元宰那些手下,周睿也分了一小部分宝物给他们。虽然报酬没有周睿自己带来的手下多,但他们对周睿已经很感恩戴德了。没有周睿,他们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

????????处理了这么大一件事,周睿心头一松,打算今后的日子好好休养一番,陪着清纭游山玩水好,还是归隐田园,他都不想插手危险的事了。

????????回到岸上的日子,周睿想带着清纭在市区里过足城市人的生活才回到岛上。白小希却十分不耐,一味催着周睿回到岛屿上,说蜈蚣教余孽未除,他们必须赶紧回去助白往昌一把。

????????周睿现在根本不把蜈蚣教那点余孽放在心上,自然一点不忧心。白小希催了这么久,他还是优哉游哉每天陪着清纭不是逛街就是在屋里休闲地躺着,一点没有回到岛屿上的意思。

????????周睿这副样子激得白小希直接发了狠,当着周睿发脾气,直说他不回去的话就不认周睿这个朋友。

????????白小希的异样连清纭都能看出来,她私底下偷偷问周睿:“小希这是咋的了?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

????????以前白小希脾气不算非常好,却是十分尊敬周睿,不会这么给周睿甩脸色不给面子。

????????周睿沉吟:“连你都看出白小希这些天不对劲?”

????????从小岛上回来后,白小希好像变了一个人,没了以前那样爱开玩笑的性格,整天板着一张脸。

????????纪清纭白周睿一眼:“什么叫连我都能看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嘛,前几天我让他通知白往昌将我在岛屿上的设计图发给我,我好对着设计图看看有什么缺的,趁着这趟出来买回去,结果他理都不理我,还似乎对我吩咐他办事非常不爽。看他的架势,我还得跪下参拜他才对。”

????????以前的白小希可是对她这个嫂子非常的尊重,可不会这个样子。

????????“小希这个样子不会是在墓室里中了邪吧?”纪清纭随口一句道。

????????周睿轻轻瞥一眼她道:“别乱说,小希的灵力不差,邪祟没那么容易上他的身。”

????????话虽这么说,周睿心头却有些不安。

????????最后他们两个抵不住白小希的催促,还是走上了回岛屿的路程。

????????回到岛屿上,他们大吓一惊。只见原本还很荒芜的岛屿竟然建立出一座座现代化建筑,里面的电器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在这么点点时间能将岛屿改造得焕然一新,真是不简单。

????????周睿疑惑地皱起眉头,他手上的宝藏还没兑现现钱交到白往昌手上呢,他竟然手上能有这么大一笔钱投入改造之中?他记得药厂那里资金可没那么充足,而且短时间完工可不是花一大笔钱那么简单,还得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短时间完成这么浩大的工程那可真是一个奇迹。

????????想到此,周睿发现了岛屿上与以往不同,岛屿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看上去都是精英的模样,见了他却无一不对他行礼跪拜。

????????那跪拜的阵仗让周睿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里,而自己是那万人之上九五之尊。

????????这真不是周睿多想,他走了一路,那些人就跪了一路。有些人还是一身西装革履,明明是现代精英的模样却对周睿大行古代之礼,看上去非常滑稽。

????????白往昌听说周睿回来,早早在屋内等着。周睿问起岛上的异样,他脸上吃惊道:“这些人不是你吩咐找上门来的?他们口口声声说你是他们的主人,他们上岛之后就一手把岛上的改造工程包办了,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总不会有人那么无聊冒充是你的人就是为了来这里当苦工吧?”

????????有了这帮人的帮忙,岛上的建设简直事半功倍,做什么都是很快完成。而且这批人还是各行各业的精英,干什么都是专家的水平,是以岛上的建筑工程在这些人的帮忙下,几乎不费什么心力就完成了。就连对付蜈蚣教的人上门捣乱,这些人都有一手应付,一看就不是平凡之辈。白往昌还在心里骄傲了一下,没想到周睿这么厉害能让这么多能人心甘情愿为他所用。

????????白往昌见周睿一脸肃然,讶异道:“难道这些人真的是冒充的?”

????????周睿没有回答他,而是摆摆手让他去唤外面的精英进来。

????????他故意选了几百平方米的大厅招待这些人,可满满的上万人还是看着非常的拥挤。

????????虽然地方小,这些人一点没有因此放弃礼仪,对着周睿跪着行了大礼才站起来,弄得周睿十分的不自在。

????????“这些天让你们受累了。”周睿不知说什么好,自觉让这么对厉害的人跪拜自己非常有愧。

????????他何德何能当这些人的盟主!

????????“不受累一点不受累!”这帮人中有一个穿灰色衬衫明显是这些人的代表,对着周睿抱了抱拳,“我们还有成百万人还没到岛上,只要周盟主你一声令下,我们便可为盟主你开疆辟土,重建九州。”

????????周睿哭笑不得,他可没那么大的意向,他只想过安稳日子,而且现在天下太平,没必要起那么多风浪。开疆辟土?重建九州?那岂不是要将世界弄得翻天覆地,世界变得大乱,那他才叫成了罪人。

????????这些的本事他从白往昌口中是见识过,周睿知道这些人绝对有这个本事。

????????穿灰色衬衫的人继续道:“天下本来就是我们九州的,不过是一时易主。如今九州令牌重现,令牌在你手,你便是我们的主人,当带领我们干下一番事业,重整九州的声威。”

????????周睿喝了一口茶,听出重点:“你们这百万人中不是每一个人都希望被我指挥为我开疆辟土吧?”

????????现在又不是封建古代时候,谁不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

????????“只要周盟主你一声令下,无人不敢不从。”穿灰衬衫的人掷地有声道。

????????周睿明白了,这帮人听到风声就匆匆忙忙赶到岛上,等着他回来发号施令,不过就是等着他带着他们光复九州的美梦。

????????这些人的思想虽然享受现代的教育,可思想还是摆脱不了古代君臣那一套。

????????“开疆辟土什么的就免了,你们还是回去过你们的日子,你们也不必向我跪拜,就当我是个普通人就好。”周睿开口婉拒。

????????“周盟主,你既然担了盟主之位就得承起重建九州之担呀。”穿灰衬衫的人看着周睿有些恨铁不成钢,不懂为什么九州盟主令牌会落在他这种毫无上进的人手上。

????????周睿笑了:“若是你那么想光复九州,这个九州盟主便送给你罢。”

????????穿灰衬衫的男人诚惶诚恐地跪下来:“属下不敢。”

????????周睿脸色陡然一冷:“不敢你们这些人就马上给我离开这里!离开岛上!”

????????众人见周睿的脸色不似作假,只好纷纷出了屋外。也不敢有所停留,当即出发离开小岛。

????????身为九州的后人,九州盟主的命令对他们来说就是说一不二,这些人不敢违抗周睿的命令,只能匆匆离开。

????????这些人刚抬步离开,白小希满脸怒容走进来责备周睿:“这些人是来辅助你光复就走,你怎么把他们赶走!”

????????周睿对着他背手而立:“刘州主,强扭的瓜不甜。还是请你赶紧离开我手下的躯体。你的魂魄灵识占领他身体时间长了,只怕他身体要被你占为所用了,是不?”

????????“白小希”脸上一惊:“你早看出来了?”

????????周睿笑:“将我引到那个小岛,用宝藏吸引我回去,这一切不就前辈你的所作所为?我知道前辈想我拿走九州令牌完全你统领天下的遗愿,但恐怕我要让前辈你失望了。”

????????事情败露,附在白小希身体上的魂魄灵识不再伪装下去:“没错,这一切都是我策划而成。我让你成为九州盟主也是看得起你,放望整个九州,没有一个人能力如你。你有这个能力就该负起这个重担。”

????????“所以前辈就可以不惜拿别人的性命当炮灰?”元宰和阿丘还有其他死在地洞的人,实际上都是死在刘蚩魂魄灵识的算计之中。

????????“那些人都死不足惜!”

????????周睿有些可惜曾经那么正直的一届九州之主变得如今这么偏执:“如果我坚持拒绝不光复九州呢?”

????????“白小希”冷哼:“那你就怪不得我拿你的身体为我所用了!”

????????刘蚩只剩一丝魂魄灵识,他只能靠着依附别人身上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

????????突然,“白小希”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可置信,一缕青烟被吸进了一块令牌之中。

????????周睿对着被困在令牌里面的魂魄灵识笑了笑:“前辈,你一定想不到九州令牌还有捆绑你这样灵力强大的魂魄之用吧。如果不是前辈你苦苦相逼,我也不会放你在这里,令牌有安定魂魄的功效,你就在里面好好安息吧。”

????????几天后,岛屿上从没出现如此明媚晴朗的天空,周睿深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纪清纭挨在他身上。

????????周睿的心灵从没如此的安定幸福。